罗倩有些紧张,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一双手甚至因为压力过重,死死地抓上了张成的胳膊,“张成,你们再说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你看出来了?虽然四十万不多,但是我爷爷的面子……”

    罗倩不敢想象如果没有确定这东西的真正价值,罗老肯定会被人耻笑的。

    虽然张成也能感觉到罗老的紧张,但是这毕竟是暗场,也算是小型的拍卖会场了。

    不知道他们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来,但多多少少都有一些一些的目的。

    “好,那我就相信你。”罗老看着那个明王像,虽然自己肯定是会来买东西,但是他没想到自己会一开始就要出手。

    说着,罗老居然走了下来,大步走向那紧紧盯着他的人群,亲自拿起来了那尊明王像。

    周开富的眼角微微有些抽搐,随后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张成看了看,“罗老,你真的是相信你这‘儿徒?’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东西的话,你也听着,这是怎么了?”

    没想到罗老却是分得干脆,“四十万,不二价,这一尊不动明王我就要了!”??

    周围的人似乎都要笑出了声,他们这次看真的是没白费功夫。

    要知道这东西的来历他们那是在清楚不过,虽然是正品但是却是后世仿制的,早就知道北京饭店这场局,所以他们才故意要激怒罗老,让他买下来这东西!

    等到这时候再次揭晓,为下一届古玩协会会长选举具有影响意义。

    如果是他们的人坐上这个位置,那么北京城的古玩市场少说能捞到百八十万的油水!

    周开富脸上的肌肉狠狠地抽出了两下子,赶紧开口到:“好啊,那直接把钱拿出来,这东西可就是你们的了!”

    场内突然一片哗然,大家都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结果!实在是让人惊讶。

    “爷爷,我们要不要再考虑一下,这样会不会……正中这些混蛋的下怀?”罗倩着急的头上的青筋都漏了出来。

    或许是因为她本来就白,所以出现这些东西更是会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奇妙的违和感。

    杨山海和吴啸仙也没有想到,罗鹤年居然如此草率地做出这种事,就算张成在厉害,这么短的时间内,要如何判断出这东西是真是假,价值究竟如何呢?

    饶是白痴都看出来了,这些人那就是别有用心!

    这一尊明王必然是有什么猫腻儿在里面的,虽然罗老现在的面子会不好看,但是如果交易以后,周开富直接毫不留情地把这件事给值了出来,那这个大败笔,对于罗老来说,可真的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了!

    但是罗老却好像铁了心思一样,淡淡地看了张成一眼,脸上带着一点点地严肃,看着罗倩开口道:“别说这些没用的了,直接转账付款!”

    罗倩深深地看着张成一眼,有些紧张,但是看着张成朝着他点头的样子,自己也不好再说什么,一咬牙一跺脚还真的啊存折给拿了出来。

    甄宝卿收到了账目,冲着众人点了点头。

    以周开富为首的那帮人,听到了这个消息顿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罗老,现在这东西已经属于你了,但是我还是想发表一下我个人的鉴定意见,我想着您肯定不会不愿意吧!”

    “罗老当然不会介意,所以希望你说的也有点内涵。”

    还以为他们会推搡一番,没想到人家根本就没那么他们放在眼里,反而让周开富有一点不知所云,后面的话也都堵在了喉咙里,差点一个趔趄从自己的座位上掉下来。

    没想到张成居然会这么果断,搞得好像他们自己心思不单纯一样……

    带着那好像猪肝一样的脸色周开富咬了咬牙开口道:“你确定我可以说?”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意思,磨磨唧唧的,一会儿一个样子,大男人能不能别这么小心眼儿?”谭江边实在是忍不住了,“你说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还咧咧沟沟的,不敢于上前呢?”

    众人被谭江边的话给都笑到了,而周开富愣是被他的话给赌的一句话都说不起来,硬生生地打了一个嗝。

    “哈哈哈哈……”

    “老周,你就赶紧说说,人家都等着急了!”

    “哈哈,我看啊这人就是没事找事,来提高自己存在感的,他要是能说肯定早就说了。”

    “可千万别这么说,说不定人家心里还是真的为了罗老好,就怕人家买到假货呢!”

    无视了众人之间的哄笑,也不管那些人的起哄,罗老直接拿起了自己买下来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