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夜色中,几匹飞驰的骏马护着一辆简朴的马车,在寂静中匆忙行驶,扬起一阵轻尘。

    马车内,刚刚醒来的宁兮,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木制的马车,虽内饰简单,但车顶悬挂的流苏却十分雅致复古。耳边是清晰的车轱辘声和奔跑的马蹄声,身下马车不停颠簸着。

    掀开窗帘,就着明亮的月光,车外是披坚执锐的军卫。

    还没等反应过来,马车突然一抖,宁兮毫无防备地撞上了车厢。

    痛痛痛!

    伸手捂着额头,并着清晰的疼痛,宁兮意识到,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

    她!

    穿越了!

    这一瞬间,宁兮是狂喜的。

    她在病床上以植物人的状态躺了五年,能听到外界声音,能感受到亲人的触摸,可就是醒不过来。

    没人知道,宁兮这漫长的五年是怎么过来的。

    从最初的轻声呼喊,到最后的无奈抱怨,从开始的细心照顾,到之后的熟视无睹,她知道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但宁兮并不生气,只是有些失望罢了。

    也好!

    死了,对自己和家人都是解脱。以后就在这个世界,好好生活吧!

    这时,车外响起了箭矢的嗖嗖声,其中一支箭更是直接射到了宁兮面前的木板上。

    不是吧!

    刚穿越就遇上这么刺激的事。

    车外马匹被突然的箭矢惊到,不停鸣叫和踢踏着,军卫勒住缰绳将受惊的马匹安抚下来。

    经过短暂的慌乱,车外军卫迅速整理队形,同时一声洪亮的喊声响起,“保护郡主。”

    十数个军卫如铜墙铁壁一般,将宁兮乘坐的马车围得严严实实,和周围的刺客缠斗起来,在黑夜的掩护下,平静又剧烈。

    车内,宁兮开始自救。

    她看到马车窗户上,有木制的挡板,赶紧将身边窗户的挡板放下,又迅速将另一个放下。然后缩在马车的角落里,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听着耳边近在咫尺的兵器碰撞声,和箭矢插进木头的声音,宁兮慌得不行,心里默默祈祷,

    老天爷,你既然都让我穿越了,一定要让我活下去啊!

    正当宁兮默念的时候,一股陌生的记忆涌入脑海,是原主的记忆。

    原主叫宁凰兮,十四岁,靖国公府的大小姐,一出生就被皇帝封为安平郡主。

    父亲宁元辰是皇帝叶廷铮的发小,母亲叶心兰虽然不是皇帝的亲妹妹,但和皇帝从小一起长大,与亲妹妹无异,还有一个妹控的哥哥宁商酉。

    真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不仅爹疼妈宠哥哥溺爱,连皇帝都很喜欢她。

    所以宁凰兮的性子自小便十分张扬高傲,当然在家人和皇帝面前,她还是乖巧懂事的。

    半个月前,原主去含丹城取一样东西,结果被人一路追杀。她不知道追杀自己的人是谁,但既然敢袭杀她,幕后之人绝对不简单。

    而原主只防着别人刺杀,没想到对方竟然下毒了。半路上毒发身亡,这才有了宁兮的重生。

    接收完记忆,宁兮心情复杂。

    重生的身份和家庭都极好,原主的性格她也很喜欢,张扬傲气却不令人讨厌。

    但在这个以女子温婉贤淑为标准的时代,原主的名声不太好,被名门贵女看不起。朝中腐儒更是认为原主不守女子规束,肆意抛头露面。

    而且还有一个隐藏在暗中,誓必要除掉她的人。

    宁兮不由得猜测,对付原主的人,会不会就是宠爱她的皇帝。

    爹妈哥哥肯定嫌疑小一些,皇帝嫌疑是最大的。说不定,对原主的宠爱都是做样子,只为麻痹宁家。

    宁兮在马车内抽丝剥茧,分析着目前形势。没一会儿,外面的打斗声停止了。

    一个冷峻的声音响了起来,“郡主,可有受伤?”

    “我没事。”宁兮稳了稳心神,让自己镇定下来,模仿着原主的语气。

    她心想,原主有宠爱她的家人,自己绝对不能暴露。否则她就成了借尸还魂,说不定原主父母还会认为是她杀了原主也不一定。

    一切稳妥为上,其他的慢慢来。

    听到宁兮没事,车外之人松了口气。若是安平郡主有事,他们都得陪葬。

    等了一会儿,见宁兮无其他吩咐,车外之人骑着身下墨黑骏马,吩咐车队继续启程。

    宁兮重新坐到软垫上,开始研究怎么才能更好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