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井和三菱算计着欣建系的时候,6月24号上午,会德丰控股、易购集团、德枫银行、丽莎投资公司主要负责人召开了联合发布会。

    德枫银行与丽莎投资公司分别以15亿港币购买会德丰控股手中易购集团20%的股份,这意味着两大公司对易购集团估值高达75亿港币。

    受此利好,会德丰控股股价快速拉升,截止上午收盘的时候,涨幅高达12%,总市值也达到了107亿港币的新高。

    不过连卡佛和屈臣氏股价却因此出现了震荡,哪怕股民们早已习惯了欣建系动不动就减持、增发,但每次出现还是让股价走跌。

    欣建系上市公司股价相比同类相对要高上不少,这是这两年这些机构和股民对李建辉这位传奇人物的信任。

    李建辉控制的公司开始大幅度减持,自然也就降低了他们对该公司的信心,出现震荡甚至是下跌也就在所难免。

    尤其是易购集团在当天中午对外发布公告,韦理不再担任易购集团董事局主席和总裁职务,下午一开盘,连卡佛和屈臣氏股价就直线下跌。

    韦理在香江比很多家族掌舵人还有名,曾经四大洋行大班王之一,出任和记黄埔大班不到一年就让和记黄埔扭亏为盈,把和记黄埔从破产的边缘拉了回来。

    加入欣建系之后,通过连卡佛与屈臣氏重组,并且还建立宜家便利店和易购电器连锁,不过一年多时间,就建立起了香江第一大零售百货集团。

    可以说没有韦理,就没有今天的易购集团。

    突然之间韦理辞职,这让很多人都感到蒙圈,他们不理解为何欣建系高层会做这样的决定。

    欣建系作妖还没完,就在当天下午,会德丰控股发布公告,集团将在三天后减持会德丰置地股份,具体从目前的38.7%减持到25%。

    这一公告连锁反应比之前更大,之前本来就因为欣建系地产股集体杀跌,这几天好不容易缓过来,没想到欣建系又大幅度减持旗下第一大上市公司股份。

    受此影响,会德丰置地、和记置业、华人置业等大批地产公司股份再次跳水,若是诅咒有用的话,只怕李建辉和欣建系高层早就去见阎王了。

    只是得知消息的田岐次郎与滨崎浩却感到不妙,目前欣建系发展正常,也没听说要进入什么新的产业,这个时候筹集这么庞大的一笔资金,只怕所图非小。

    尤其是关于韦理,在香江多年的他们清楚这位的过人之处,李建辉这个时候将其调离易购集团,必然有着极其重要的事物让其负责。

    而且易购进来的两家势力他们也清楚,德枫银行是蓝枫控股与卡文迪许家族合资建立,丽莎投资公司是蓝枫控股与格罗夫纳家族合资建立。

    现在有了英伦几大家族插手,他们想要把易购集团从连卡佛驱逐出去无疑变得更加困难。

    为了了解更多的情况,田岐次郎特意给这几天还聊的不错的源泉投资公司香江办事处经理刘栋洋打去就电话。

    这位不仅是连卡佛董事局董事,同时也是欣建集团董事局董事,对于欣建系的消息相当了解。

    “刘君,我是田岐,希望没有打扰到你的工作。”

    “不知田岐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田岐次郎没有和刘栋洋绕弯子,直接询问有关欣建系最近的情况,尤其是关于韦理的情况。

    “你应该清楚易购集团是由会德丰控股集团在这掌控,关于易购集团换负责人问题,昨天下午召开了董事会,韦理以个人理由辞去了易购集团所有职务,经过董事局董事们决定,由集团副总裁连卡佛总裁接任韦理的职务。

    至于手握重金的会德丰控股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因为我和会德丰控股并没有什么关系,因此也不清楚会德丰控股有什么计划。”

    没有多少有价值的消息,田岐次郎有些失望,不过他清楚和刘栋洋保持好关系,对他未来了解欣建系动向非常有利,因此在电话里非常客气的向刘栋洋道谢。

    “谢就不用了,我们泉源公司非常看好日本地产、金融、娱乐传媒相关产业,还希望你们不要忘了之前的约定,帮助我们在日本市场站稳脚跟。”

    泉源投资公司与三井可以说是各取所需,日本市场那么大,他们也不介意多一家地产、金融、影视娱乐公司。

    有了泉源公司这一消息渠道,他们能够提前知道欣建系的动向,也能够提前进行布局,在与欣建系的较量之中能够取得先手。

    源泉投资公司是周鹏飞那边在直接管理,不管是源泉投资公司总经理奥马尔·布雷顿也好,还是刘栋洋也罢,他们也不清楚自己和欣建系的关系。

    他们只不过是接受周鹏飞命令,借助这次机会,获取-->>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