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从将军府出来,都一天了,到如今还没有吃上一顿像样的饭菜呢。

    尤其是上官青宵本来就是个吃货,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不待太后再唤,他自己端着点心盘子就过去了。

    他也不傻,即使太后那里有许多好吃的,那他也不能放下手中的这个点心盘。

    万一他过去,太后又不愿意给他好吃的怎么办,到时他手里还有这些点心,自然就不怕啦。

    当然,太后最好能把那些好吃的都给他!

    太后没有令他失望,刚过去,太后就命人将其中一盘精致的点心送给他。

    大鸡腿和猪蹄当前,这些美味的点心已不是他的目标。

    点心也不接,只一双眼放光的看着那盘大鸡腿。

    就在这时,太后突然低身,将那盘香喷喷的大鸡腿端在手中,脸带微笑的看向上官青宵。

    “宵儿,告诉哀家你想不想天天都吃这么香的鸡腿?这可是宫中御厨秘制的,外面吃不到的。”

    上官青宵想也为想,重重点头。

    “太后,宵儿想,宵儿天天都想吃这么香的鸡腿。”

    “好,那你回答哀家一个问题,这鸡腿和香喷喷的猪蹄就都是你的了。”

    听到这话,不知为何,向雅芙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太后下面的话令她咋目结舌。

    “那你回答哀家,如果让在你母亲和能天天吃上这些大鸡腿之间选择,宵儿会选择什么呢?哀家想听真话,好孩子是不能说谎的!”

    太后语毕,微笑着目光灼灼的看着上官青宵,不时又用眼角余光看向几欲跌坐在地上的向雅芙。

    敢想那些不该想的,就该承担相应的后果。

    一个晚辈竟然连她堂堂太后都敢利用和隐瞒,那也就不必活着了。

    上官青宵看看这些好吃的,又看看跌坐在地上一直看着他的母亲,有些犹豫。

    试探着问道:“这两样我能同时选吗?”

    上官青宵在秘制鸡腿和猪蹄的诱惑下,竟然没有第一时间选择这些吃的,太后对他倒是高看了一眼,不过也只是一眼而已。

    “不能,必须二选一!”太后强硬的说道。

    此时的向雅芙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从小就被她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只希望他不要犯傻。

    如果太后连她这个从小养在身边的外甥女都能痛下杀手,怎么可能指望她死后,太后会对她儿子好呢。

    向雅芙一直微微摇头,只希望能给儿子一个提醒。

    但上官青宵早已被她养废,随口问一句不行,便不再多想,直接选择了大鸡腿。

    太后说了,好孩子是不能说慌的。

    太后见目的达成,这才坐直了身体,直接让上官青宵拿着大鸡腿去大块朵颐了。

    头脑如此简单,以后操控起来,定然十分容易,或许离她垂帘听政的日子不远了。

    想到这里,太后得意的笑容几乎从眼底绽放出来。

    更不是担心会有什么人帮他。

    上官将军府吗?怎么可能去帮给他戴绿帽子的野种呢。

    想到这里,太后嘴角上扬,目光沉沉的看着依旧跪坐在地上的向雅芙。

    “芙儿,哀家以前就和你讲过,在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前,千万不能把自己所有底牌都亮出来,不然就只有一个下场。

    你也莫要怪姑母狠心,这个人不论是谁,哀家也是绝不允许在皇宫内另有一个太后来和自己分权的。”

    语毕,太后给两名侍卫使了个眼色,很快那名端着托盘的侍卫上前一步说道:“雅芙郡主,请!”

    向雅芙看着带毒的鸩酒,此时已泪眼婆娑。

    她眼神迷离的看着这个从小就很敬重的姑母,又转头看看此时只顾得大口吃鸡腿的儿子,心灰意冷。

    可即便如此,她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去死呢。

    “姑母,可否答应芙儿最后一个请求?”

    向雅芙哑着嗓子说道。

    太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本不想在此事上继续耗费时间,但终归是自己亲手养大的,她还是耐着性子准备听听究竟她还有什么请求。

    “讲吧,只要不过分,哀家便成全与你。”

    向雅芙知道自己就这么一次机会,所以这次她一定要抓住。

    “芙儿饿了,芙儿不想临死还做个饿死鬼,请姑母成全?”向雅芙低沉眼帘,喃喃说道。

    “好,哀家准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